橡道长

修来个闲情俗世道,一根烟入世,一口茶上山。

每日故事(篇二十三)白蹄印

澳大利亚的帕斯出现了一串奇异的白色印记,它的形状看起来像是一个更小的马蹄,它是白色的,覆盖在草地的草尖上。它看起来像是某种生物踩过的足迹,但它什么都没有踩倒,像是蜻蜓点水一般附着在它路线的最上方,似乎这个足迹的主人完全没有重量。人们是在子夜发现它的,它的白色像是一盏灯那么醒目,但它却并没有照亮任何东西,直到白天,大家才发现,它的白色是在任何时候都一样的,并不会受任何光线的影响。他们叫它绝对白色。

生物学家陆续赶来,他们在经过一圈分析后,宣布这是一个新的物种,只是他们还不敢断定。几天后,足迹开始蔓延了,它从印度洋抵押埃塞俄比亚,两个月后,它穿过大西洋,到达了加拿大的卡尔加里,便再也没有移动了。...

我就在想,不需要用什么能力,光是往叶隐透身上泼点什么,不就啥都看见了么……

随意摸点虾,用sai画画还是不太适应,总觉得滑

每日故事(篇二十二)敲钟人

今天,大山的敲钟人下山了。

这是个大事,大家都很激动,没有人见过敲钟人,所有人只知道,敲钟人会在新年的最后一秒里敲响钟声,预告新的一年到来。

他的地位很高,每个人都很尊敬他。有人说他从世界的第一个年起就活着了,一直活到了现在,也有人说,每一年本来都是世界的终止,是敲钟人敲出来新的一年。尽管现在的年轻人已经不相信这些了,但他依旧很显得很高大,像是一个神圣的象征。曾经有很多人想要邀请他出席一些场合,但他们从来没有找到过他,他们甚至找不到那口钟。

现在,他要下山来了。

山王带着人山人海的记者和车队亲自来迎接敲钟人的出现,他们密密麻麻的聚集在山口,长枪短炮地闪光灯使得这里的白天像黑夜一样。...

最近补完了动画,真是好作品。

摸了个沙雕图。加油,出久。终有一天,你也会变成美漫风的……

每日故事(篇二十一)病

当我见到那个年轻人的时候,他的眼神几乎没有任何光彩。他向我讲述了那个故事:


“我那天是去云南旅游的,现在生活节奏那么快,人之间的相处几乎压得人喘不过气,如果偶尔不脱离城市,一个人去山林走走,恐怕会假死在那里吧。

山林的景色还算不错,我是一个人去游玩的,没有去什么名胜的地方,那片山林还很自然,并没有什么人工的痕迹。我在那里见到了那个老人。他住在山腰的一座茅草屋里,生活朴素,但东西都还算齐全。他告诉我他曾是一名有名的中医,在医学界还算是有些地位的,不过是厌倦了城市的生活,来到了这里。

我说,挺好的,这片山林。

他说,看着一般吧,或许是看久了,没有那么赏心悦目了。

我说对我来说很棒...

/赛博朋克X工作细胞

/非cp向

/私设

新世界

新纪元元年,人类通过对癌细胞的研究,通过全身可控癌化终于实现了永生。


细胞社会中,高楼林立,霓虹闪烁,密集的神经网络铺满了整个城市。新癌化白细胞C-1146在城市的楼丛间中奔跳着,似乎有病菌在五区大量侵入了,不过他并不着急,反而有些悠闲。果然,他还刚刚抵达一座高楼的顶端,脑后的通讯模块就传来了新癌化杀伤T细胞027的声音:“麻烦已经解决了,你现在到哪了。”

C-1146无奈的摇了摇头,他就知道。“刚到2区商业街呢。”他说。

“哈哈,”027干笑了两声,“那正好,我也刚赶到这里,左右无事,来喝一杯吧。”

这个小酒吧开在这座高楼...

每日故事(篇二十)鲸山

他们世世代代都住在这里,海边的大山。这里有个罕见的活水山,清澈的喷泉从山顶涌出,是山上住民们赖以生存的淡水来源。来访的地质学家说它很像是鲸鱼喷出的水柱,将它命名为鲸山。

山民的祖先几百年前就来到了这里,见到喷泉这样的奇观。便在山脚下定居,定下祭拜山神的规矩。后来海水淹过了山脚,族长带着人们上山居住,错过了祭拜的时辰。便地动山摇,听到了山神的怒吼。自此后山民每年便要将祭食投入海中,以安山神。

听到地质学家这样的描述,山民纷纷问起鲸的来历,问渊博的外来者这是不是山神的名字。地质学家笑着向他们解释,他们纷纷说这山一定就是鲸的化身了。地质学家说最大的鲸也没有这么大的,他们纷纷摇头说那这就是一定鲸神...

《美女与野兽》

双杀组

每日故事(篇十九)不可见

林中、小雾、青山、行人。不知名的山,行人只身归家,山后的家离山前的城市只是四五十分钟的路程,单休的行人在这天如往常回家,趁着清晨。在今天晚上,他还要回到城市里,明天还有班要上。

回头望向城市,他仍然不禁想起项目的各项事宜,这让他头脑发涨,前一周,加起来他不过才睡了不足七个小时。

清晨的雾渐渐起来了,他想起了一些山林的传说,露出了一些笑容。雾已经遮蔽了山路,他熟门熟路的径直走着。

他开始察觉出一丝不对,他觉得自己似乎走错了路,但他仍然熟练地穿行着,仿佛没有走错般,走了千百遍那样的熟悉。

到了,他推开前门,秋树晃动,池塘清澈,妻子已经在院中等他。轻轻地抱了下妻子,他习惯性地脱下西服,换上宽...

每日故事(篇十八)背刀客与藏刀架

正历17年,世间出了位用刀的好手,唤作背刀客。传闻此人红衣墨巾,背着一长包,装着满满当当全是刀,但凡有人找他,只要是用刀的活计,都接。大到杀人灭口,小至剃须刮头,只要你付得起价钱。

这一日,长平镇的街上迎来了一位客人。红衣墨巾长包,正是背刀客。此人街口找了个地方,也不打量,一屁股坐在地上,只从背包中挑了一把朴刀,串了块白布,胡乱写了几个字,插在了地上,便坐着等了。只见那布上只歪歪扭扭写了三个字——“做买卖”,路人瞧着好玩,便纷纷围了上来。

见那人只是闭目坐着并不言语,有路过的镇民见着有趣,便问道:“那生人,你这做的是什么买卖啊。”

那人也不睁眼,答道:“使刀的买卖。”

镇民们想了想,见...

每日故事(篇十七)记忆日记

我不知道各位有没有过这样的经历,当你回想某事的时候,会产生极大的矛盾和偏差。例如你清楚的记得你16岁遇见了小明,但你又清楚的记得你13岁的时候和小明是很好的朋友。你分不清楚这其中哪一个是产生了错误或是某一个其实是梦变成了记忆。

我记得那是我12岁做的一个小小的实验。那时我在上初中,班主任是语文老师,他要求我们每天都要写日记。学生对于这样的行为嗤之以鼻,认为这样根本没有用处,那看起来好像我们是在接受失忆治疗的似的。但我非常感兴趣,我所写的是观察日记,为此我向我的班主任提出了一个要求,那就是他可以确认我的日记有没有写足够的量,但不能观看我日记的内容,我的理由是隐私性。他答应了,当然其实并不是因为...

上次是白血公主,这次脑洞了小红帽。不过这对是不是有点怪。真的有人吃这对么,嗯……

每日故事(篇十六)圣诞节

猛地打了一个激灵,老人醒了过来,他看了看星空,意识到圣诞节的时间到了。松了松筋骨,他开始打点行装,穿好一身红彤彤的衣服,招呼了一下他的驯鹿伙伴。从一堆杂七杂八的包袱里摸起一些,对照清楚后装上雪橇,向着南极的方向进发。

他必须集中十二分的精神,毕竟今时不同往日,得亏是他这样的老手才能保证在这样的飞行中不至于撞到飞机和高楼。“快看那是什么!”一架客机里的乘客惊呼道,他只是看到一道迅如闪电的黑影从飞机的窗外一闪而过。在他掠过一座座城市上空的过程中还真是引起了一些不小的骚动。

这行当是个精准的手艺活,他得在今天晚上将这地球上的礼物都送到,这简直是和时间赛跑,他还得控制自己速度不要一不小心脱离地球引...

每日故事(篇十五)米兰头顶的天空城

冬季就快要到来了,人们站在广场上等着。

对了,我忘了说,每当冬天的时候,镇子上的人们就会变得很少,看起来会清冷不少。如果你也发现了,那是因为他们都到里面去了。冬天的某时某刻,很多人会到镇子的里面去,里面的人看不见外面,外面的人看不见里面。

里面的人聚集在广场,陆陆续续会聚集来世界各地的镇子,他们飞在天空,排成雪花的形状,彼此凑成巨大的城市。今年的东道主是米兰,城市漂浮在米兰的上空,今年米兰不需要清理积雪了,它们会全部落在天空的城市上,他们向冬天借走了所有的白色,它将会把天空城照亮,像白天一样。米兰的人们在地面点起火堆,在天空城的笼罩下,将会持续整个冬天的夜晚的米兰开起了不停歇的篝火晚会,东...

每日故事(篇十四)森林——下

“这悬浮摩托真的帅。”艾乐听着朋友的赞叹。

“吃饭的家伙而已。”他不置可否的说。

“明天下去么,”朋友说,“最近风声挺紧的。”

“我知道,这趟做完就消停一阵子。”

“照我说,别消停一阵子了,别干了吧。风险挺大的,干点别的吧。”

艾克默不作声,“唉,我会考虑的。”


凌晨4点,艾克驾驶着摩托从矿洞进入地下。一排排钢筋混凝土的建筑和交叉错落的公路看起来像是一座巨大的森林。穿过地下的黑雾层,进入到古迹之中。“这里的电力系统还在运作呢。”他看着灯火通明的各种高楼大厦。“不管看几次都让人惊叹,人类的远古文明真的是壮观。”他带好圆形的供氧头盔,准备好电流枪伏在摩托上。

这座地下遗迹一眼望不...

每日故事(篇十三)森林——上

依然是漆黑的天空,瓦在树洞间穿行着,他是这片森林里优秀的拾荒者,身手矫捷,四肢有力。在树冠间穿行一整天都不会感到疲倦。

这里的树群也有不少发光体。瓦落在一个五颜六色的树刺上,真漂亮,从这个高度看去,树干上点缀满了各种闪烁的光芒,让他想起了奶奶说的那种叫星星的东西。这里的树比我家那块的都高好多啊。他想着。

“阿栗!有什么有趣的地方么。”他在高处喊道,他是跟阿栗一起来这里玩的,难得是个休憩日。

不过说实话,他们是偷偷跑出来的,虽然是休憩日,但是长老们是不允许随便到森林外围的,他们都是森林外围是很危险的。老一辈的人说森林的外围生活着危险的大头怪物,他们骑着梭形的白鱼四处游荡,会吃森林里的小孩。...

每日故事(篇十二)喃、弗兰克和牙乌牙突

喃。喃需要出去,从祖火山出去。

喃。是相当另类的族民了。山火是独行的,每一名山火,应是足够完全的个体。

喃。不同的他们,他拥有朋友,他于是需要出去。

阿。与喊。觉得,喃。太瘦弱了,所以需要朋友,是不完全的个体。小巧的个头,他仅仅只有2千米的身长,就连步长,也只是一山的距离。其实,

喃。觉得自己更加完全。

喃。跟弗兰克约定在灰山岩地区相见。距离祖火山大约20步的距离。喃。先到达了这里,他看清脚下的位置,开始用方形的仪器告知弗兰克。他每一次都需要先到,即便瘦弱如他,对于小小的弗兰克来说也太过巨大了,他必须站在那里脚下不能移动分毫,再通知弗兰克过来,不然哪怕只是相当微小的挪动,对弗兰克来说...

《白血公主和七个小矮人》

很久很久以前……哈哈我编不下去了

每日故事(篇十一)埋葬未来

我随联合国工作人员于下午一点抵达南非,说起来,真是花了不少功夫我才争取到这个跟随采访的机会,虽然我只被允许进行文字报道。那已经是非常难得的机会了。

简单的用餐之后我们来到了这里,举世闻名却无人有幸得见的,纳米比亚书冢。灰石红泥堆砌的巨大建筑看起来像是一个巨大的棺墓。近三百年,这座建筑的大门首次打开,我只能感受到一阵轻微的震动,仿佛空间忽的一阵扭曲就向着四周散去了。工作人员告诉我,这座城市的使命完成了,他们会在不久后将此地用新技术固定,作为参观景点开放,以警醒世人。

我轻手轻脚的走入这座建筑,里面纵横交错,没有一个能称作房间的地方,只是到处布满了墙面,如同一座巨大的迷宫。然而这并不算什么,更...

(首先赞美脑洞启迪者Rofix

一个充斥着海洋,漂浮的陆地碎片般的点缀其上的星球。

生活在这些碎小的陆地上的生物种类几乎不足20种,我时常想,我们的祖先是如何从这舒适的海洋中来到陆地,建立了这样的文明的呢。比起海洋我们是这样的孤独,时至如今,我们也无法准确的推断这母星上任性的洋流,散落的陆地快速着而随性地游荡。上个月我们与一片陆地相遇了,阿里克、布兰、巧巧,我们相处得很愉快,昨天我刚与他们告别,他们的陆地要远去了,我们说着再见,在这片广袤的星球了可能再也不会遇见了。我不禁想起曾经有一些板块去了星球的暗面,好几十年没有游荡到亮面,就这么毁灭了,再被人遇见时,已经是一片冰川。万能的神,这恐慌...

每日故事(篇十)鲜血时代的信仰

“新红礼203年,马来西亚第七任伯爵Baginda发现鲜血第93状态,标志着人类鲜血研究进入渗透化时代,促进了溶血性材料学进入了一个新的高度……“

近代史的老师在讲台上唾沫横飞,然而陈立虔却很是心不在焉。事实上大多数学生都是这样的,他能来听课算是已经很好学了。自己那几个室友几乎天天逃课。尽管父母找了好一番关系才让他进入了这个红礼神职专业,不过大概他真的不是这块料。

“喂,老三。”刚下了课,宿舍老四不知道从什么地方冒了出来,“快跟我来。”

“干嘛呀,”陈立虔一脸不爽的样子,“我可是刚上完课,你这急吼吼的去哪啊。”

“可不得了,”老四吴生贼兮兮的说道,“咱们国家伯爵会的研究员张神士来了。现...

每日故事(篇九)红尘鬼市

“张哥,这么一大早干什么啊。“方寸对于天还没亮就被喊醒表示及其不满。

“你tm懂个屁,麻利起来。”被称作张哥的男人没好气得说,“今儿我带你去见识见识咱省的红尘鬼市。”

鬼市嘛,方寸倒是知道一点,凌晨摆摊似的小市场嘛。“我对古玩没兴趣,不去不去。”

“谁跟你说是去淘古玩的,”张哥一副看你这没见识的样子的表情。“听哥一句劝,失恋这事不能压心里憋着,得放松一下心情,我带你见识见识新鲜玩意,这劲就过去了。”

“张哥你别提这茬了行么,还觉得我心里不够堵的么。我可没你这么好的心态。我去了行么。”


凌晨四点,凡尘初至,世间万般玄奥未退。行走在凡尘现实的边缘的来往商客,皆汇聚于此。彼此交易,各持...

一个脑洞:白血球在极限时将会使用本质化能力,外形将倾向于实际细胞形态,拥有吞噬能力,杀伤力超群,同时也是在消耗自己的生命,很快就会坏死成为脓细胞(这是我最后的波纹了)

每日故事(篇八)一分零一秒的世界

世界在眨眼睛诞生了,漫长的2秒后,人们出现在了世界上,在所有的一切开始之前,这个世界就浪费了宝贵的两秒钟,人们抱着这样的想法。

他们很快就密密麻麻挤满了世界。

啪!一出现了。

啪!二出现了。

遇见了,看见了。

他们彼此站在世界的两段,互相看着。

你好。

啊,你好,我是二。

哦,我是一。

他们说话的同时在行进着,他们都不愿意浪费时间去取名字,哇,多么志同道合的两个人,他们都这么想着。

他们一个是男孩一个是女孩。23秒,他们在一起吃了饭,很重要的事情,人这一辈子,只够吃一顿饭,他们把这个机会交给了彼此。他们的周围很快有人在欢爱,然后孩子也在诞生。他们并不能这么做,他们是对爱情和...

每日故事(篇七)走江湖

河边石块上,30多岁的酒生盘腿坐在那里,一边等着鱼儿上钩,一边从帆布挎包里拎出一壶酒,倒在一只布满裂纹的酒碗中细细品咂。“好酒,恩,好酒啊。”

“哎,那位大哥。鱼上钩了嘿,哎,别品酒了,要跑了。哎!”不远处一个同样在钓鱼的青年人喊道。他叫纸墨,当然这个是他的笔名,他是个不温不火的小说家,或许单单称作写手更合适吧。写作干了这么多年,什么成就也没拿到。最近也是放弃了吃这口饭,找了个打扫卫生的工作,今儿算是有个闲工夫,出来钓个鱼。

“跑去就跑了去,”酒生晃了晃脑袋,“它不愿上我钩,先生我也不强求,喝酒喝酒。”

纸墨心想,哪条鱼也不愿上你钩啊,这人怕不是个傻子吧。不由细细打量,只见这老哥,一身青...

每日故事(篇六)往事记

红墙绿草,声音嘈杂,蚂蚁成队从墙根爬出,带回饭粒和碎饼干。


操场上是打闹的孩子,一串七七八八的脚印总是频繁的出现在某个教室的后门和窗台上。一条被踩平了的草地小径绕过了操场的外围,延伸到一颗橡树底下。那个时候,时常会有五六张被压得皱巴巴的旧试卷铺在那橡树下的水泥台上。时不时也会有一些打着卷的铅笔屑留在那里。


再后来,红色教学楼上落下了熙熙攘攘的碎纸片,像雪。那雪上布满了密密麻麻的铅笔。


橡树下的水泥台上,除了皱皱巴巴的旧试卷,也出现了皱巴巴的,写满文字的练习本,那扉页还写着“某某某(著)”,还写着“序章”,还写着“目录”。只是很快,这些练习本也不再在这里出现了,只有一张皱巴巴的...

每日故事(篇五)天空的桥

假期需要放松,出来旅行是他自己的选择,不带上任何人,一个人也是他自己的选择。一个人行走在山谷间,闻着山林中的气息,那真是难以言说的体验。

刚下过雨的山谷混着泥土和草叶的气味。仿佛让他久坐办公室的身体焕发了生机。太阳,是太阳出来了,彩虹轻盈的划过了天空。

哇,彩虹!他忍不住赞叹起来。他有点不记得初中物理老师说的原理,也不想去回想。但他记起了,小时候爷爷跟他说过的,爷爷说彩虹是有人在天上画的桥,雨水把天空清洗干净了,他们就可以用阳光在天上画上彩虹,这样,住在彩虹两边脚下的人们,就可以相互串门,相互交流。

他相信这个故事,他愿意相信,因为那比物理老师说的,要有趣。

去找找彩虹脚下的居民吧,他...

每日故事(篇四)海的女儿

金色的黄昏,阳光穿透海水发出微弱的光芒,每到这个时候,她总是会回想起一些往事。

那是一个同样金色的傍晚,海水像蝴蝶一样欢腾着。

一个人鱼,一个没有双腿,像郁金香一样美丽的生物,她趴在海面上眺望。她几乎每个傍晚都要来这里看看,人鱼是住在深海的精灵,没有哪个精灵会这样频繁的来到海面,阳光会灼伤她的皮肤,那会使得她的皮肤不再像珍珠一样雪白,不再像海水那样剔透。除非,是她染上了致命的疾病,爱情。

她无可救药的爱上了那个英俊的男子,他的船每天都要经过这片海域。那一定是人类的王子,他夕阳般的头发和金色的睫毛是如此的迷人。

在那天的那个傍晚,从她将他从被海水打翻的船舱中救起,她就爱上了这个男人。她多...

每日故事(篇三)大胡子汤姆

伦敦大桥的栏杆上,胡安郁闷地抽着香烟,他把烟头弹进脚边的雪里,看着它周围的雪融化成一个小窝。然后又重新点燃了一根。来英国工作已经第四个年头了,回想起来,他还仍旧记得他刚来英国不知何处可去,窝在机场的长椅上渡过了一个晚上,那可真是衰透了。好在现在生活已经安定而平静了,只是……

“生活真是无聊透顶,是吧。”一个声音对他说。

他扭头望去,一个大胡子的英国人,像他一样趴在栏杆上,叼着烟对他说。“是啊,挺无聊的。”他回应道,多数人都是这样,他想着。

“或许我们可以用自己的想象让生活变得有趣一些,”大胡子男人说道“比如我们两个人或许有些什么联系。”

胡安不置可否的笑了笑,“比如呢,朋友。”

“你...

每日故事(篇二)巴巴图马

“巴巴图马!今天是个好日子。”赶牛的英俊贵族对路过的老人说道。

“巴巴图马!”画着烟熏妆并穿着束胸衣的小老头回应道,“愿你与万物共生。”

“哈!瞧瞧你们,你们可真高兴。”赤身裸体的女人倒挂在高大的树干上向他们问候,“愿你们与万物共生。”

一辆马车从路边驶过,年轻的乔掀开车窗帘往外看了一眼,行人们友好的向他打着招呼。行驶过爬满人群的胡杨林,一条蜿蜒着的、长满透明藤蔓的小路,来到一处聚集地。泥墙搭建起的高脚屋邻靠着混凝土的写字楼,茅草房与巴洛克式的教堂,以及东方的红窗绿瓦鳞次栉比的排列在一起。他下了车,往一个宽大的帐篷走去。那些行人纷纷向他招手,“愿你与万物共生。”他们说。和蔼可亲的袋鼠将挎...

兔几

每日故事(篇一)神明

神明


今天毫无疑问是人类历史上最重要的日子,时隔无数个世纪,人类终于要迎来与神对话的时刻。


时代变迁,无数的时间,各种意义上的时间逝去。人类在科学的道路上走到了这样不可思议的高度,而无限接近的科学的尽头终于让人类确认了神的存在,这个无时无刻不在以各种能量形式影响着整个宇宙的伟大存在。


无数的碰撞与发展,辉煌的人类文明已是包含数万亿物种,居住于数百亿星体中的庞大的群体。他们可以穿行于相隔数亿光年的红巨星,在上面跳着欢快的踢踏舞;也可以拖曳成群的黑洞,建起举世闻名的儿童乐园;他们甚至还可以在时间的河流中开起晚会,在生死的轨道上走走停停。


在数以万计的时间单位中,人类终于即将...

寻找风格上的尝试

一只水生的小姐姐

骑着熊的少女。。。

© 橡道长 | Powered by LOFTER